白河县-岁时风俗

 一、春节
    白河谚云:“吃毕腊八饭,忙把年来办”。农历腊月初八,各家都吃“腊八粥”。腊八粥,以大米为主,佐以各种豆类、面食、蔬菜、调料混煮成一种“大杂烩”。
    腊月半后都忙着“办年货”,无论城乡,都要添置新的炊事灶具,写对联,买门画、鞭炮、烟、酒、糖果、鸡鸭、鱼肉。为孩子购置新衣帽、鞋袜。腊月二十三、四过“小年”谚云:“军三、民四、霸王二十五”。即军人腊月二十三过小年,百姓腊月二十四过小年。本世纪60年代以前,“过小年”都兴送“灶司爷”,家庭主妇要做“灶饼”(一种烙饼),设香案供祭,祈祷“灶司爷”,“上天言好事,下地降吉祥”,并换上新的灶神像。腊月二十四日以后,过年时准备工作即进入高潮。解放前,二十四日后人们一般都不再从事卖工性劳动,谚云:“长工短工,腊月二十四满工”。即使生活最苦的人也不在外劳动,必赶回家与家人“团圆”。农村上街办年货的人,填街塞巷,磨肩接踵。家庭里忙着“打扬尘”,这一年一度的彻底的卫生打扫除每家不免。洗门板、贴年画、换中堂,农村里杀猪、宰羊、腌肉、备柴禾,还要为孩子们和拜年客准备饴糖球、爆包谷花、炸麻页、炒瓜子、花生,酿甜酒、蒸馍,有的还打糍粑。
    腊月三十,家家门上张灯结彩,贴对联、门神。解放后,“门神”渐改为门画,旧社会,绝大数家庭要重新换上“天地君亲师之位”的中堂。60年代后,多数改挂毛主席像。80年代,改挂“百寿图”、“老寿星”或“松鹤图”。50年代前,还要在大门的中部贴一“开门大吉”的开门条,农户还在畜禽圈厩处贴上“六畜兴旺”的红条,在堂屋的侧墙上贴“报条”,传统格式上书“喜报某年某宅五谷丰登閤家平安万事如意大吉大利”之类的吉利话。希望新的一年事事顺遂,要有一个吉利的开始,所以都忌讳不吉利的话。小孩不在乎那一套,吃穿较平时好,玩得痛快,什么话也能说出来。人们想出一个补救办法,在堂屋里贴一张“童言不忌”的条子,希图逢凶化吉。新年一切布置须在腊月三十日吃“团年”饭前就序。三十吃“团年饭”,饭前必“祭祖”,请祖人“回家”过年。祭祖毕,全家围坐,放鞭炮后,关门吃“团年饭”(亦称团圆饭)。上菜定要有鱼和莲菜,意取“连年有余”(谐音),年饭必要有剩,取“有吃有剩”之意,除夕,长者分赏给孩子们“压岁钱”。吃团年饭时间也有部分家族放在黄昏和晚上的。谚云:“鸡不叫、狗不咬,半夜团年黄州佬”,即移民保留祖籍的习惯。多数家庭“团年饭”特别丰盛,有少数家庭,团年饭专吃包谷面馍、玉米糊的。据说,这是遵守祖训,示意子孙祖宗当年移居白河时创业之艰辛。这种“忆苦思甜”式的团年饭,60年代后已不多见。
    除夕,老人习惯“守岁”,即通霄不睡。
    县内谚云:“三十夜的火,十五夜的灯”。除夕晚上,火炉需生大火,农村习惯是将早已备就的“年柴头”(大圪塔)放入火炉,熊熊大火,经夜不熄。老人围炉而坐,说古道今,童稚尽兴玩耍。
    大年初一,家长首项活动是“出天行”。即按照皇历上指吉利方向,焚香表、放爆竹祭祀,祈求五谷丰登,生意兴隆,人丁兴旺,百事顺遂。然后才准家庭其他成员出门。初一早饭,家家都吃饺子,雅称“得宝”(古银锭俗称元宝)。饭毕,长者令儿孙去亲友、邻舍家拜年。50年代以前,儿孙向长辈叩头后方可外出拜年。去亲友家见长者亦需叩头,见平辈行拱手礼,称“恭喜发财”、“一见大发”。50年代后叩头礼自行消失,只行鞠躬礼,70年代以来道声“拜年”、“新年好”。
    正月初五旧习惯的早饭,“吃扁食”(一种扁形饺子),俗称“捏嘴”,意在希望新的一年少生口角。
    50年代以前,白河不论那个行业,定要休息过正月十六,方才开市、贸易、劳动。这半个月休息时间,全用于请客、作客(戏称吃“磨盘会”)、玩灯、看灯。旧社会还有人抹牌、赌博。解放后,逐渐变革。1957年以后,机关单位只放三天假,在大跃进、“文化大革命”和“农业学大寨”时期,农村生产队和机关单位正月初一也上工、上班。80年代以来,无论群众和机关干部都自然形成了正月初六上工、上班的习惯。
    白河过去尚有一种风俗,即出嫁女子不得在娘家团年,吃团年饭时也不欢迎一般客人加入。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一段时间,曾以行政手段,令机关干部下乡“陪贫下中农过年”。被陪之家,“团圆”席上坐一好心派来的陌生人,主人一家索然,陪人十分尴尬,陪人家中又不得团圆一餐丰盛的款待,按规定还得给半斤粮票两角钱。主人收下,有违民间待客诚意,不收,又使陪人违犯纪律,最终主人带着苦涩的笑容摇着头收下钱粮票。
    二、元宵节
    农历正月十五白河称为元宵节,或灯节。正月初五过后,各家扎灯,备“闹元宵”,即景是观灯、放焰火、吃元宵。一般都是正月十三晚上各地龙灯、采莲船、竹马、高跷、狮子舞、鹬蚌舞、绣花龙等一齐出动,连续玩至正月十六晚结束。
    白河人视龙灯为吉祥物,过去人们常把幼儿抱至龙头灯嘴里过一下,以为可以为儿童消灾。且龙灯的引珠,俗称“绣球”,尤为盼望生育子嗣之家的争抢之物。抢得“珠”的人家,次年玩灯前作一新的奉还,此习俗至今不衰。
    三、端阳节
    白河端阳节时新麦已登场,农人半年劳作已有收获,看重此节。节日间活动有“打露水”“吃粽子、喝雄黄酒、举行划龙舟竞赛。
    “打露水”,端阳节凌晨,人们早起,到野外用草上的露水洗脸、擦身,据说,这样可以不生疮得病。家家门首插艾蒿和蒲叶,据说可以避邪。50年代以前,妇女在端阳节前以花线缠制或缝制各种形式的“香囊”,里面包上“山奈”等中药香料,挂在身上用以躯避虫蛇,也是一种工艺美术品。端阳节除喝雄黄酒外,还给孩子耳、鼻抹雄黄酒。吃蒜头、粽子,这是普遍的习俗。
    端阳节“竞舟”,是白河传统的民间大型文娱、体育活动,已有数百年历史。
    民国初年以前,龙舟赛前还投棕子、甜酒于江中,吊念三闾大夫屈原。
    白河端阳节竞舟活动,除战乱、大灾之年,每年按例举行。1987年还首开女子划龙舟的先例。1990年端阳节龙舟赛,十堰“二汽”车队载人前来观光。1991年端阳节龙舟赛,省电视台拍成电视片,曾在《陕西新闻》、中央电视台《体坛内外》节目中播放。
    四、中秋节
    中秋节,是白河民间一大节日。民间曾有“八月十五杀鞑子(满人)”夹“起事通知”于月饼中秘密传递的传说,而清朝以前,白河就有过中秋节的风俗。
    中秋时节,稻谷、玉米、黄豆、红薯正收,板栗、核桃、花生、桔柑、石榴、柿子成熟,天高气爽,金桂飘香,值此良辰接回老、少出阁姑娘回娘家过节,一家共享春种秋收甘甜苦乐。当晚置案月下,摆上干、鲜果及自酿水酒,与家人、邻友“举杯邀明月”,“把酒话桑麻”。对于中秋节,农家浓于市民。市民于中秋节除团圆聚餐应景外,更多的活动是以月饼馈赠亲友。至今几乎成为固定的联谊时令。
    五、其他节日
    清明节:白河地方鬼节之一,清明节前民间都做“清明吊”——以白纸做芯,外罩以彩色纸网,挑于棍端,于清明节前一两天插于亡故亲人坟上,并焚香化纸祭奠。无坟者,在河滩、野外以灶灰画圈焚烧纸钱。清明为扫墓的固定时间。
    七月半:农历七月十五日,为白河鬼节之二。白河风俗,不论亡者有坟无坟,家人都要在黄昏烧纸祭奠。火纸需用专制的“钱凿”打上钱印,时人无“钱凿”,便以银元或10元票在纸上拍之,即心理上已成为“钱纸”,到坟前焚烧。无坟者用草木灰画一圆圈,将“钱纸”烧于内。
    重阳节:农历九月九日,称重阳节。近几十年来民间并无什么庆祝形式,而学校常作为引导学生登高、远足观看金秋景色的日子。
    十月一日:农历十月一日,是白河第三个鬼节。这天定要给亡者烧纸钱、纸衣、纸鞋袜,给亡者送“寒衣”。50年代,汉江边居民还有“放河灯”风俗。即立蜡烛于木板上,笼纸为灯,是夜泛舟江心将灯点燃,每间隔数尺发一灯于江中。连放二三十个不等。漆黑之夜,一行明灯,悠悠荡荡,随波逐流,赏心悦目,别有情趣。
    农历十月一日,过去是乡间约定俗成的修路搭桥时间。
    过去乡村大路小道,平时无人整修,经过春夏,杂草蓬生。凡道路涉水过河处,原搭的桥和“列石过”,经夏季,被洪水冲毁,往来行人都要涉水,甚为不便。60年代以前,农历十月一日这天,民间统一自行组织劳力架桥、修路,以土地管理为界,砍去路傍树枝,锄去路边杂草,填补沟豁,平整路面。河段在那村,其河桥归那村搭架。50年代初,茅坪乡某乡长,十月初二路过一村,脚穿草鞋,在一处历来搭桥处,不见桥,令人将村长叫来,请村长背他过河,村长自知理亏,只得背乡长过河,百姓齐声叫好,并于当天下午组织人力将桥搭好,足见风俗之盛。

2021年3月21日 20:06
浏览量:0
收藏
中国白河县    走近白河    人文风俗    白河县-岁时风俗